打印
手機閱讀本文
默認字體字體加大字體減小

那些年,村里竹笛聲聲

時間:2020-09-16 08:58:49 來源:玉林新聞網-玉林日報 作者:丘偉蓮

生在農村,每個節日都是熱熱鬧鬧的。我們村除了每季一次的“做社”祭祀分肉,清明、端午、七月十四、八月初三、九九重陽,必定弄肉祭祖,大家也是趁此吃喝一頓,慶祝一下生活。有關節日文化的活動,愛弄玄虛的村民喜歡這么說:五月昂高頭(放紙鳶),七月bà(用力吹脹)大喉(吹笛子),九月打爆頭(打陀螺、打尺子)。

我常想起童年的七月十四節,村里的吹笛聲聲。

我們吹的笛子是竹的,都是新的,不會是陳年舊笛,這個與使用的材料有關。竹笛主管當然是竹子,它還有一個重要的組成材料“轆古”,這些材料留久會變干,笛舌會變形,就吹不出聲音來了,所以做笛也是節日的重要活動。

先說說做笛子吧。其實做笛子不難,但是要做好一把漂亮的笛子是不容易的。一把竹笛子需要有合適的單竹尾和合適的轆古,沒有轆古,做成的笛子聲音是非常單調的,有了轆古修飾的笛子尾筒,聲音可以變得有韻,可深長,可渾厚,筒寬些,聲音就渾厚一些。會做笛子的人,在選竹子、轆古材料上是非常用心的,老了不行,太嫩、太瘦了也不好。削笛舌、挖笛眼、纏笛筒都是技術活。其中削笛舌是技術最高端部分,頭皮竹青要刨掉,內骨要削去,就要第二層有韌性的,薄了不行,厚了也不行,約一寸左右的長度就可,一定是得小心謹慎了。

竹笛子基本是每個人的專用樂器,都是自己做,自己吹,能吹好笛子的人也不喜歡使用別人的笛子。

小時候我自己做過竹笛子,吹響過,但從來沒做過一把好笛子,也從來沒吹過一段好聽的笛子聲。倒是我的十哥,他可是做笛、吹笛的能手,十哥吹的笛聲,在我的印象里是村里最嘹亮最有調的了。

每年七月十四將近,十哥就開始做他的笛子,他選的笛子的竹尾一般比我的大,弄的轆古好像也比我的肥。他都是一人靜靜地去砍竹子尾,把枝葉削去,然后小心刨竹青,削舌,挖笛眼,纏轆古皮,反反復復地調試,直到最后,一把尾筒做得又圓又大的笛子在他的手上誕生了,一吹起來,聲音特別渾厚,像從一頭大公牛肚子吼出來。七月十四的整個白天,村里笛子聲陸續傳出,有成調的,也有很多破音的,大家在忙著調試。等天色變暗,一家早早吃過節日飯,搬出板凳到地坪吹笛子。其實到了晚上,我們這些不懂做、不懂吹的是不好意思拿出來吹的,完全是聽有本事的人在吹了。十哥吹笛很有技巧的,他懂得換氣,可以做到十幾分鐘嘴不離笛地吹下去,這個換氣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。他把嘴巴緊貼笛舌,兩腮鼓得大大的,氣一下子就從丹田發了出來。而我們只會簡單的發音,不僅沒有一點韻味,反而因為不懂換氣,吹得要人命似的。十哥這種渾厚悠長的聲音傳到整個村子里,村那邊的笛手聽到了,又來一段他們的或清脆或渾厚的,以示響應,這樣你一段,我一段的,又聯聯同吹,一片共響,此時整個山村鳥不鳴蟲不叫,只有熱烈的笛聲,節日的氣氛推向高潮。

時過多年,當年的小孩子已經長大,但很多都離開了山村,現在村里的年輕人不多,加上電子產品豐富,隨手可得的娛樂節日豐富,七月十四節已經沒有人吹笛子了,那些笛聲成為子我們的記憶。那些年年做笛子吹笛子的人,身子無形植入了良好的藝術細胞,吹笛,于他們是寶貴的經歷。笛聲,于我不僅是一種美好的回憶,也是我們人生思考的一部分……

原標題:那些年,村里竹笛聲聲

責任編輯:梁琪嵐

你可能喜歡看的

月排行榜

排列五中奖规则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