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印
手機閱讀本文
默認字體字體加大字體減小

“詩圣”故里,流淌中國人千古情愁

時間:2020-09-15 08:43:15 來源:玉林新聞網-玉林日報 作者:新華社記者 王 丁 桂 娟 雙 瑞

這是6月19日拍攝的位于河南鞏義的杜甫故里(無人機照片)。 (新華社記者 李安 攝)

日前,在“詩圣”杜甫的故鄉河南鞏義,一場詩會在月色中開啟。

“明月出天山,蒼茫云海間”“小時不識月,呼作白玉盤”……現場一人吟一句帶“月”字的詩歌,幾輪下來,一名3歲左右的小男孩卡殼了,一臉委屈地撲進奶奶懷里。

類似場景,幾乎每天都在這里上演!安粚W詩,無以言”——對“詩圣”故里人來說,詩歌是課本里的莊重文化,也是茶余飯后的日常消遣,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部分。

在新冠肺炎肆虐全球時,BBC推出一部紀錄片《杜甫:中國最偉大的詩人》,反響強烈。

“為什么杜甫至今仍然為人們所愛?”這部紀錄片的撰稿人和主持人、歷史學家邁克爾·伍德帶領團隊,試圖通過重走1200多年前的“詩圣”之路,回答這個問題。黃河邊的杜甫故里,是他尋訪的重要一站。

黃河落天走東海,萬里寫入胸懷間。黃河,這條在中國地理版圖上洶涌奔流5000多公里的大河,不僅孕育了燦爛的中華文明,也塑造了中國人的心靈和精神世界。

“大漠孤煙直,長河落日圓”的雄渾蒼涼;“半壁見海日,空中聞天雞”的神幻奇想;“日出江花紅勝火,春來江水綠如藍”的江南寫意;“長風破浪會有時,直掛云帆濟滄!钡慕髴驯ж;“莫愁前路無知己,天下誰人不識君”的樂觀曠達;“野哭千家聞戰伐,夷歌數處起漁樵”的悲憫情懷;“在天愿作比翼鳥,在地愿為連理枝”的愛情詠嘆……黃河岸邊,誕生了杜甫、白居易、劉禹錫、李商隱等詩壇巨匠,也留下了李白、王維、蘇軾等一代代詩人的千古詩句。

中國古典文學研究專家葉嘉瑩女士表示,她喜愛和研讀古典詩詞,并非出于追求學問知識的用心,而是古典詩詞中所蘊含的力量對生命的感召,中國古詩詞蓄積了所有智慧、品格、襟抱和修養。

詩言志,歌詠言。杜甫目睹百姓的痛苦,直斥“朱門酒肉臭,路有凍死骨”;他深憂戰爭頻仍、民不聊生,感嘆“萬國城頭吹畫角,此曲哀怨何時終”;他亂世流離,卻為民生得安歡欣狂喜,“劍外忽傳收薊北,初聞涕淚滿衣裳”;他憂國恤民,在自家茅屋為秋風所破、“長夜沾濕何由徹”之時,喊出“安得廣廈千萬間,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”……

一位文學評論家這樣評述:杜甫傳世詩作有1400余首,他的詩構成了中國人最基本的美學眼光、人生情感和文化記憶。

可以想見,尋訪至此的邁克爾·伍德,站在鞏義筆架山下,腦;胤拧霸娛ァ币皇资撞恍嘣娬聲r,感受的,是黃河滋養出來的一顆悲憫、熾熱的心靈。這是屬于人類的偉大遺產。

“通過詩歌,杜甫在構建這個國家的價值觀方面比任何皇帝都做得更多!边~克爾·伍德這樣解讀、贊譽杜甫,認為在西方文化中,沒有一個可以和杜甫比肩的形象,杜甫體現了中華民族共同的道德情感。

走在鞏義,杜甫的印記無處不在,這座小城有以杜甫命名的街道,游園里立著刻有杜甫詩句的詩柱,大家津津樂道的是“露從今夜白,月是故鄉明”等詩圣詩句……

(新華社鄭州9月14日電)

原標題:“詩圣”故里,流淌中國人千古情愁

責任編輯:楊祖輝

你可能喜歡看的

月排行榜

排列五中奖规则表